第三百零七章 天命,主宰,欺诈_木叶之影流
萨拉小说网 > 木叶之影流 > 第三百零七章 天命,主宰,欺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零七章 天命,主宰,欺诈

  战争是一件循序渐进的事情——这只不过是羽生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如果一切都能够按部就班的话,那所谓的“变数”与战争之中种种的猝不及防又是怎么来的?

  波诡云谲、出其不意,本就是忍者之间战争的本质。

  所以就算是一村之影,为了达成目的,能使出一招“猴子偷桃”来也是非常正常的。

  “羽生,要向营地那边请求支援么?”看着以水影为首的二十余位不断逼近过来的敌人,奈良渚这样说道。

  他表面上是在询问,其实是在“建议”。

  羽生是一个有实力的忍者,但奈良并不清楚现在这种情况下的羽生还能发挥出多少实力来……起码羽生的失血问题非常严重。

  “不,恰恰相反,要通知营地那边不要轻举妄动,甚至要做好随时后撤的准备……既然三代水影都这样出现了,难道雾隐这次行动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解决我们这寥寥数人吗?”

  羽生将自己的伤口遮起来之后,缓缓地挺直了自己的脊背,只是这轻微的动作牵动着他的伤口,肢体上的痛觉让他不由自主的咧了咧嘴。

  “你的意思是……”

  水影在这种时候出现在了最前线,很有可能雾隐的企图是要吞掉整个木叶东部前线势力……毕竟木叶在这个方向上人数有限,“全歼”并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目标。

  这种时候,羽生这边最优先的选择当然是要避其锋芒的,然而这是他的战线应该做出的举动,至于他本人……指挥官又能退到哪里去呢。

  尽管理论上羽生是能立刻从原地撤离的,但他现在所担当的角色却不允许他这么做。

  “如果来到涡之国的忍者之中有查克拉探知系的漩涡一族的感知忍者存在的话就好了,那样的话说不定就能先一步发现敌人的埋伏,白眼的洞察强则强矣,但还是偏向视觉探知了。”这时候羽生不禁这样想到,然而到了现在,再想这些事情也已经于事无补了。

  感知忍者与侦查忍者,细说起来的话其实要算作两种分类,但不管对于谁来说,隐藏在地下的敌人其实都是比较难发现的。

  奈良渚理解了羽生的意思,接着按照他的要求向着后方的营地传递情报与命令,而有了这样的命令之后,漩涡紫蔻应该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少人数意味着更灵活,而且营地那边还有旗木朔茂在,所以不用过于担心。

  这时候,水影一行人已经走到了羽生的当面。

  “水影大人,阁下带着雾隐忍者在这里埋伏我们……这又是忍者势力之间‘非常传统’的不宣而战么?”

  羽生的话里,自然是满含讽刺的,“木叶与雾隐之间虽然偶有矛盾,但也没有尖刻到必须要兵戎相见的地步吧?我未见我们双方之间有战争的理由,所以你确定自己的脑子是清醒的吗?”

  面对羽生的冷嘲热讽,水影毕竟是牌面人物,应该不至于会一言不发的……尤其是他们现在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情况下。

  不过羽生的这种说法虽然难听,但大致还是基于事实的,尽管在他本人的带领下,这十年间木叶与雾隐就发生了两次冲突,一次是二尾捕获时候,另一次是漩涡一族从涡之国迁走的时候。

  但前一次是大家“公平竞争”,而雾隐技不如人;后一次则是雾隐主动找茬,木叶与漩涡被迫反击——就算木叶与雾隐之间存在矛盾,那也是后者主动制造的矛盾。

  “木叶的上忍羽生雨,久闻盛名,这次算是直接见到了。”三代风影只是这样开口说道。

  这是一个黑色长发的中年男人,比照起前一代水影来,他倒是好像没什么个人风格了——毕竟前一任水影的风格太强烈了。

  而羽生觉得这人在给人的第一印象上有点大蛇丸的感觉。

  “在见到了你之后,我越发肯定了这次作战的意义……哪怕仅仅是消灭一个你这样的年轻忍者,我个人的出征就算是有所收获的。整个木叶还有无数的如同你这样的忍者,而这正是我们准备踏上火之国的理由。”

  水影继续说道,他这算是对羽生的询问做出了回答。

  这明显是一种稍显夸张的说法,如果木叶遍地都是羽生这样的忍者的话,那就不需要其他村子来遏制木叶了……它自己当场就能原地爆炸。

  然而水影的意思却清晰的传达了出来。

  “我明白了,”羽生点了点头,他似乎非常理解水影的行动理由,“就是要做搅屎棍么,这不难理解。”

  水之国是一个由中央的大岛与围绕周围的小岛组成的国家,如果从地理条件考虑的话,它完全可以关起门来自己过日子,然后坐看西边的大陆风云变幻。

  然而所有这种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的岛国,都有一个特征,那就是绝不甘心于平淡,总是喜欢插手陆地上的问题,搅动风云为的也不过是火中取栗与事先大陆上的平衡而已——水之国不甘心只是水之国,它分明就是要做“水格兰”。

  “有出息”的岛国,要么对陆权大国有土地企图,要么就立志做“搅屎棍”,这种事情确实没有超过羽生的认知与理解,毕竟他是一个有见识的人。

  哪怕在那些超规格的忍者死去以后、在经过了第一次忍界大战的一轮“削弱”之后,木叶依然是五大忍村之中实力最为雄厚的村子,它的强度稳稳地越过其他忍村一线,而这是除木叶之外的其他人不想看到的。

  简而言之,只有被不断削弱的木叶,才是一个好木叶。

  所以雾隐虽然不像是砂隐一样有着对土地方面的渴求,但出于未来的战略需要,它仍旧对木叶展示了自己的敌意……木叶还是有点太强,仅仅这一点就能构成其他村子对其作战的理由。

  砂隐、岩隐、雾隐,再加上摇摆不定的云隐,只是在战争开始的一个月之内,木叶的外部形势就变得异常恶劣了起来。

  大家是敌非友,谈话也就在三两句之间点到即止,接下来只见三代水影挥了挥手臂,他身后的雾隐精锐忍者就对着残存的木叶小队冲了上来。

  该打的时候,当然还是要打的。

  羽生垂下眼帘,他的右手扶在身后的剑柄上,接着他深吸一口气,等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敌人已经近在咫尺了。

  他的眼底却异常的平静,作为一个置身于战场上的忍者,羽生果然还是要做一个木得感情的人。

  然而就在羽生准备迎敌的时候,他身后还留着的木叶忍者之中,突然一个人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冲出了出来。

  那只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但他使用着远超一般忍者想象的高速体术,用苍劲有力的刚拳拦下了围攻过来的敌人。

  雾隐精英忍者掀起的惊涛骇浪,被一个闻所未闻的“无名小卒”给一脚踩了下去。

  那感觉就是……

  任你技能花样百出、光效绚烂夺目,而我这里只有一招还击,名叫“劈瓦”。

  不要说身为敌人的雾隐忍者了,就连羽生现在都是有点蒙的……这人哪里来的?

  稍稍楞了一下之后,他终究是变得欣慰了起来。到了这一刻,羽生才有了一种真的当上了领导的感觉——你的部下想来对付我,那自然由我的部下挡下来。

  羽生的视线稍稍停留在了那个忍者的背影上,接着又紧紧地盯在了三代水影的身上。

  所以说……

  “水影大人,‘年轻的忍者’,这种形容应该放在十年前的我的身上,至于现在的我……你可以过来试试的。”

  然而只要水影向前一步,那接下来就是一桩赌局了。

  想要羽生命?当然可以,毕竟大家都是忍者,谁也不一定比谁强,可只要是赌局,接下来的战斗水影终究也是要赌上自己的命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alga.org。萨拉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alg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