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目天生_木叶之影流
萨拉小说网 > 木叶之影流 > 第三百四十六章 目天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四十六章 目天生

  “大蛇丸……好像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之中有好一会了,他那边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自来也站在一座环形高楼的楼顶,他在不断的搜索着大蛇丸的踪迹,而他的脚下则躺着几具还带着余温的尸体。

  雾隐忍者的尸体。

  “以大蛇丸的性格来说,他在这种地方完全是如鱼得水,与其担心他,不如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自来也身后的纲手这样说道。

  确切的说,大蛇丸不是消失了,而且自始至终就没跟他们两个人一起行动过。

  不过纲手并不像自来也那样担心大蛇丸的安危,她对于大蛇丸的看法和认知,某种程度上受到了羽生的不少影响。

  而且这种影响肯定不只是这一星半点。

  自来也郁闷了,刚刚纲手说话的时候,语气和方式完全不像是她自己的,然而它又听起来半点不陌生,甚至非常的熟悉。

  真是奇了怪了。

  所以说好基友才是一辈子,只有自来也才会关心大蛇丸的下落。

  然而在雾隐这种全是敌人的地方,可根本没有时间和余地留给他们去关心自身以外的事情。在敌人的村子里,专注是远离死亡的必要途径。

  自来也刚刚的情绪也止于一瞬,因为下一刻他就不得不低伏下身体,做出了万分警惕的态势。

  纲手的视线也紧紧地盯在了前面的不远处,那边出现了由一个独臂人带领的小队。

  “三代水影?”纲手问道。

  自来也点了点头,“想来是的,特征很吻合。”

  大蛇、蛤蟆、这座圆楼的下面还匍匐着一只巨大的蛞蝓,这些强大的通灵兽们在这段不算长的时间内,已经对雾隐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破坏,而不管是对基础建筑的破坏还是人员的杀伤,它们的工作效率都值得称道的。

  所以当三代水影看到自己的村子眼下的这幅惨样的时候,不管他的自制能力多强、脸上的表情有多么的平静,但他内心深处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相比之下,之前丢了的那一只胳膊倒不算是什么大事了。

  “纲手,正常来说,考虑到任务的要求,我们是应该竭力避免与水影这样的人物正面作战的,然而……现在我想试一试。”想了想之后,自来也最终还是停下了后退的脚步,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任务要求这支侵入小队边运动边破坏,这样才能取得最大的战果,然而与水影作战的话势必会是一种死磕,战斗是肯定会演变成缠斗的。

  然后最大的可能就是被包围、围困至死。

  但是人终究有时候是会基于自己的情绪而非理智行事的,比如现在的年轻版的自来也,他非常希望自己能真正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忍者。

  对他来说,成为独当一面的忍者的标准就是走出羽生的“阴影”,尽管不能说一步就超越羽生,但……与水影对战的结果,总归是会说明一些问题、证明一些事情的。

  “嗯,那就试试吧……我帮你解决水影之外的问题。”

  战友与同伴之间的情谊不用怀疑,但纲手这么干脆的答应了下来却足够让自来也感到诧异了。

  “我还以为你会反对呢。”

  “少废话,希望我之后不会后悔吧。”

  自来也以为自己的决心感动了纲手……好吧,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这时候纲手想到了羽生与三代目的“造星计划”。

  所以,跟水影交手似乎是一件有必要的事情了。

  …………

  在雾隐的另一个不知道具体在哪里的位置。

  旗木朔茂跟所有人都走散了,而这时候有个敌人拦在了他的身前。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身后背的应该是雾隐的鲛肌吧……不幸之中永远会伴随着幸运的事情,无论在这种幸运是大是小,今夜虽然村子遭到了袭击,但鲛肌算是失而复得了。”那个身形壮硕的敌人这样说道。

  他的双眼紧紧盯上了鲛肌。

  旗木朔茂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但他显然在酝酿情绪和语言,只见他把鲛肌抽出横在身前,然后说道,“你想要啊,想要就过来拿啊,你不说想要,我怎么知道你真的想要呢?

  你不来拿,又怎么证明自己是非常想要呢?”

  C了,这脑瘫的说话方式,一个个都是跟谁学的。

  然而当鲛肌被直指向前的时候,它却先于自己的主人突然的变得异常兴奋了起来。

  仿佛有什么可口的食物摆在了它的眼前一样,那是一种明明从未触及、却早已刻印在它灵魂深深处的……

  嗯,是后妈的亲生母乳的感觉。

  …………

  “怎么办,要去帮助幕漳大人吗?”

  就在羽生与六尾人柱力交战的位置的外围,已经有数支雾隐小队包围在了这里。

  这里是雾隐,而人柱力对任何一个村子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人物,所以当有雾隐忍者察觉到了六尾人柱力正在和什么人交手的时候,他们马上就做出了反应,试图及时对人柱力给出支援和保护。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再往前的区域,他们已经无法踏足了。

  “再往前的酸雾的浓度,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承受的了,帮忙?前面的战斗不是我们能插手的了。”

  大量的酸雾笼罩住了整片的区域,其浓度足以将一般忍者在一两分钟之内化成白骨。

  “这或许是好消息,任何敌人都没有办法在这种环境之中与那位大人对战的。”

  有人进行了这样的自我安慰。

  “但是……你们没听到么,交战的声音自始至终都没有中止过。”

  有人过于乐观的话,自然就会有人用理智和现实泼他们的冷水。

  但不管这些雾隐忍者在说什么、内心又是怎么认为的,唯一的事实就是他们确实无法插手正在发生的战斗。

  在酸雾的中心点。

  羽生已经与敌人交手了一段时间了,最先他是与人柱力对战,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他的对手已经换成了六尾。

  九尾(事实上是九尾查克拉)的存在对于其他的尾兽本身就是一种强烈的刺激。尾兽虽然同源,但彼此之间却从来不是什么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关系,甚至因为他们都是不死的生命体,所以再怎么相处仇视、相互仇杀都不是什么大事,反正谁也不能真的弄死谁。

  所以在尾兽存在的历史上,它们之间都不知道战斗了多少次了。

  尤其是九尾,它在其他尾兽之间的“人品”和“人缘”都是奇差无比的,因为它是最强的一只尾兽,但凡是比它尾巴少、实力比它弱的尾兽,都会遭到它的鄙视与嘲讽。

  所以,九尾究竟得罪了几只尾兽?

  在九尾查克拉的刺激下,六尾的查克拉与意识格外的活跃了起来。

  也正因为如此,在人柱力“半尾兽”了之后,他的“全尾兽化”已经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了。

  与羽生这样的敌人交战需要更强大的力量,而力量会使人柱力迷失自我。

  羽生伸手轻轻擦去嘴角的血迹,在这种强酸环境之中,就连呼吸都成了一件奢侈和需要计算的事情,他需要消耗大量的查克拉来维持自己的水遁模式,同时还要不断逼迫六尾,让它彻底显露出来。

  所以这时候他已经变得很是狼狈了。

  羽生多少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的话,他应该把第一优先目标放在三尾人柱力身上而不是六尾身上,反正效果都是一样的,就为了这个多出来三条尾巴这是做了多少无用功?

  此时,这周围不只是空气之中弥漫着酸雾,甚至地面上也已经形成了由酸液构成的浅浅水潭,所有的存在物都在被不断腐蚀着,而羽生脚下的立足之地也越来也少了。

  人柱力且不说,但这只尾兽确实是很强的——在他比较好弄死的阶段,羽生不能真的杀死他,而当它变得很难对付的时候,羽生也就难以将其制服了。

  毕竟他的那个会导致自己扑街的意识封印术是绝不可能在这种敌国使用的。

  好在最艰苦的阶段现在已经过去了。

  因为现在六尾已经彻底的将人柱力“覆盖”了起来,它已经冲破了封印,变成了查克拉最为强盛的尾兽完全体。

  这时候,几乎任何常规手段都没有办法对付六尾了,包括羽生的禁术也很难将一只完整的尾兽解决掉,然而……他确实不是为了找死才把尾兽放出来的。

  这股巨大的查克拉是肯定能够被感知忍者探知到的,但浓厚的雾气却彻底遮挡住了六尾那庞大的身形。

  当羽生仰起头来的时候,他只能看到一片巨大的阴影。

  尾兽的澎湃查克拉,无论见到多少次,都会让人心跳骤停。

  六尾将自己的脑袋对准了羽生,然后开始酝酿阴阳二比八比例的犀犬调和油……当尾兽恢复自由的时候,它确实会变成那种只知道破坏的怪兽。

  忍者的村子?不好意思,该用尾兽玉发动攻击的时候是必须要用的,现在六尾已经受够了自己眼前这个如同跳蚤一样跳来跳去的忍者了。

  雾隐忍者如果看到了这一幕的话,绝对会超级惊骇,谁家敢放这种大炮仗?然而……羽生一直认为尾兽玉尽管强大,但却是一种能量效率利用不算高的招式。

  或者……

  他只是单纯的觉得尾兽玉的破坏力不够强而已。

  羽生散去身上的九尾查克拉,他肩膀处的查克拉封印术式开始缓缓张开,四象封印的螺旋纹路也慢慢地在他的皮肤上浮现了出来。

  无视掉了尾兽玉的威胁,羽生开始双手结印,而后,他的右臂上开始亮起一种安静而特别的光。

  “从忍者还不存在的亘久时代就存活至今的生物,数千年的孤独只有我能够懂,而能够终结这种孤独的办法,只有永恒的死亡,只是凭借我的能力是做不到那种事情的。

  想象着没我的日子,你是怎样的孤独……

  而我的温柔只能给你短暂的解脱。”

  说着惺惺作态的废话,羽生提步向前,紧接着他整个人瞬间就化作了一道流光。

  在他的疾速之下,尾兽那庞大的身躯完全就算个活靶子。

  尽管他理应是没有对付这种巨大的靶子的手段的。

  然而,他已经进行了新忍术的试验。

  然而,他爱是一个五属性俱全的忍者。

  羽生的手臂,在没有遭到任何阻拦的情况下轻易刺入了六尾的身躯,腐蚀性的体液瞬间就开始侵蚀他的皮肤……

  可是相比于羽生遭受到的反伤,他这样“朴实无华”的“局部攻击”,对尾兽来说大概也就相当于挠痒痒了。

  甚至还挠的不够深入。

  可是在完成了这样的攻击之后,羽生却不带半分停留,开始向着更外面以最快的速度撤了出去。

  不管是忍者的查克拉还是尾兽的查克拉,查克拉就是查克拉,它的本质是不会变的……甚至与忍者相比,尾兽还是纯粹的查克拉能量体。

  所以,它是一种易燃易爆炸的东西。

  一个小小的光斑,在六尾身上亮起。

  接着它疾速扩大。

  六尾的尾兽玉酝酿动作戛然而止,随后它立刻发出了一声异常悲切的惨叫,整个兽的肢体扭曲抽搐了起来……很难想象这种巨大的生物也会叫的这么惨,那声音甚至能让闻者伤心、感同身受、痛彻心扉了。

  随后,世界就陷入了绝对安静的黑与白的纯色之中。

  六尾一瞬间笼罩在了一个亮白的光球之中,无数条宽如虹桥的白光汇集成的飘带围绕着其不断转动着。

  光球的上半部分,在逆时针旋转着不断下沉。而下半部分则刚好相反,剧烈的上升气旋顺时针旋转着。它炙热的核心,向着外围喷射着热量,如同液态的金属激散而出的脉冲一样带着决绝的破坏力。

  紧接着,整个光球的外延开始不断的向往扩散了起来,无数的人或者物,都被囊括了进去。

  直到半个雾隐与半片原野都被囊括了进去。

  这个光球如同太阳一样不断的散发着热量,并没有因为扩散的停止而消散掉……谁都不知道它会持续多长时间。

  越过大气层,在更高的、失去温度的近地空间,在隐晦的月面上,在无尽的宇宙深空……旋转着的炽热的光斑,是跨越了数个天文单位依然清晰可见的天文现象。

  任何一个还算说的过去的忍者,终究需要一个集大成的、或者说奥义级的忍术的,而眼前的这个术,算是羽生终其前半生所完成的忍术……

  忍法·五遁:

  生天目大虹斑

  羽生以自己小小的画笔,在这颗小小的星球上,难得的来了一次“别开生面”。

  只是可惜,哪怕这个术再强,它也不是那种能够跨越时间、显映到过去的东西。

  它留下的痕迹,只会在很远的未来依然可见,但过去的人,却没有一个人能见识到这种壮丽的景观。

  但总之,无论如何……

  星球的眼睛,开在了雾隐所在的位置上。

  真是可喜可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alga.org。萨拉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alg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