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拂晓_木叶之影流
萨拉小说网 > 木叶之影流 > 第六百零二章 拂晓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百零二章 拂晓

  羽生离开木叶,出去“日行一善”、教育了一下岩隐的五尾人柱力之后,自然又返回了木叶,而且之后他又老实了下来,过上了“平静”的生活。

  所以他的暴力行为倒像是一种发泄了,反正这人没什么后续的连贯动作。

  把五尾还给岩隐(实际是交给了弥彦)之后一个月,木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根与宇智波内乱造成的木叶紧张局势,到了这时候终于算是平复了下来。尽管忍村损失的力量不可能这么快恢复过来,但只要消除了隐藏着的暗流,木叶并不会因为这些损失而遭遇什么极端的情况……

  木叶是一个典型的畏惧内乱的忍村,只要内部不乱,那么任何外在压力都压不垮这个村子。

  所以,当木叶的局势稳定下来之后,羽生待在村子里的意义也就得以实现了,接下来他应该考虑考虑找一个合适的理由与恰当的时机离开这个村子了。

  羽生也没有多么不待见这里,只不过……他已经不算是这个时代的人了,强留在这里是弊端远远大于利处的。

  回木叶救救急当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但是如果羽生一直待在这里的话,不管是他还是木叶一方都会觉得很不愉快。

  作为活蹦乱跳的“四代火影”,羽生带来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无论是政治压力还是统治压力,新生政权都无法承受。

  “距离产生美”,羽生差不多是时候考虑离开了。

  “是吗,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

  很难得,羽生,你居然也有替别人着想、顾全大局的时候。

  我们来木叶待的时间也不短了,确实也是时候考虑离开的事情了……不管怎么说,你这个人的存在感实在太强烈了,在木叶这不是什么好事。”纲手这样说道。

  “我怎么听着你这说法不像好话,而且有浓浓地嫌弃意味。”

  纲手的这句话大致是基于事实的,在这种事情上,就算她打算帮羽生圆场好像也很难做到。

  所以她干脆就实事求是了。

  “我哪有什么存在感,对于木叶的绝大多数忍者而言,我回到了村子不过是一种暧昧的传闻而已,我这个人还是很谨小慎微的,他们压根不能确定我究竟在不在村子里。”羽生有点不服气,所以他这样解释了一句。

  纲手翻了个白眼,她还是头一次听说把别的村子的尾兽暴揍到扑街程度的行为能算入“谨小慎微”里面去。

  “我指的是对于木叶高层的压迫力,虽然你没有主动联系过去的熟人,但哪怕仅仅是出于礼仪,你回到村子之后,想想究竟有多少人来拜访过你了——说你在串联高层都不为过。”

  “我要是想要做什么事情的话,需要所谓的串联吗?”

  这次轮到羽生翻白眼了,但是他的“重复动作”并不起效,因为人家纲手压根也没看他的表情。

  “你自己会这么想、我也知道这是事实,但是有些人可不这么想……五代火影姑且不论,那两位顾问肯定是各种看你不顺眼的。”

  “咦,那两个老家伙还没死吗?这尸位素餐的‘前前代’政治遗留,新火影上位之后为什么不干掉他们,留着耍猴呢?”

  这话说的就有点有失公允了,人家两位顾问一直在尽职尽责的维护木叶利益。

  对于新火影来说,他们是巩固统治的力量而非破坏秩序的杂音——尽管在羽生看来这两位很多时候吃人饭不干人事,但是对于第五代来说,他们却属于“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范畴之内。

  单纯论及实力的话,第五代火影也不算出格,所以他得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羽生不喜欢呆在木叶的理由之一也就在于此。

  第五代真的蛮像第三代的。

  “玩笑归玩笑,我们确实应该离开木叶了。”

  第五代火影干掉两位木叶顾问是不可能的,那最低也会造成人心离散的后果,但纲手觉得他们如果继续在木叶待下去的话,指不定羽生哪天心血来潮就要去干掉那两个老家伙了。

  因为再待下去的话,羽生与木叶高层之间必定会产生矛盾,要是对方搞出点什么事情的话,那不就等于找死吗?

  嫁狗随狗,纲手也不喜欢那两位顾问,只是人家也罪不至死,尽管羽生已经不怎么肆意妄为了,刚刚的话也只是在开玩笑,但万一呢?

  到了现在,那两个老家伙的战斗力……还是不说了吧,反正羽生肯定是能秒杀他们的。

  “那离开木叶的理由呢?”羽生又问道。

  “比如,小霓已经在这里玩够了,所以我们要搬家?”

  所以说思想同化真的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纲手已经常常会给出一些“羽生的主意”了。

  “好主意,我觉得可行,就用这个理由吧。”

  哪怕说羽生霓想家了,听起来也比这理由靠谱100倍吧?

  总之,这一公一母就这么决定了离开木叶的事宜,同时一致认可要把离开的黑锅扣在女儿身上。

  但是,对于羽生而言,制定计划与实施计划永远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就在他们准备将“以女儿为借口离开木叶”的计划付诸实施的时候,有一个比较特别的情报传回了木叶。

  羽生与纲手商讨完了这件事的第二天上午,纲手依旧去往了木叶医院,就在羽生一个人坐在屋顶上欣赏街背面的风景的时候,自来也来到了他的身边……

  甚至他带着一副非常严肃的表情。

  “自来也,我发现了一个规律……最近一段时间,只要你来到我面前,就没有发生过一次好事。

  如果你现在想说什么事情的话,尽可能的憋回去,我算怕了你了。”

  本来嘛,羽生在熊之国养老挺好的,可就是因为自来也带来的消息他才不得不返回了木叶、又经历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看来这货已经进化成了典型的灾星,起码在羽生这里是这样的。

  “有紧急情况,羽生。”

  自来也压根不理会羽生的抱怨,因为他知道,如果就此进行辩解的话,事情就没完没了了……羽生一向擅长偏移话题的鬼扯,所以跟他交流的时候要特别注意不能被带跑偏。

  这么多年以来,大家已经熟悉他的套路了。

  “有多紧急,能有我生二胎紧急吗,你要知道,我的足球队计划……”

  这货说开始就开始了。

  “羽生,第四代风影死了。”

  自来也直接打断了羽生的话。

  “……又死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额……

  这下羽生也顾不得闲扯了,它确实是一个很重大的消息……只不过为什么要说“又”呢。

  “嗯,他被引出了砂隐,之后遭到了砂隐叛忍罗砂的袭击……”

  “所以赤砂之蝎被叛忍解决掉了?”

  “不是,战斗的详情我们并不知道,但是结果来说肯定是四代风影赢了罗砂。

  但之后,他为了救回自己的女儿而失去了性命……应该是使用了某种自我牺牲的禁术。”

  “……”

  能做的这种起死回生的,应该是砂隐的禁术“己生转生”了。

  只是羽生听着有些糊涂,为了救女儿死了?自来也这到底说的是“四代风影赤砂之蝎”的故事,而是“四代火影波风水门”的故事?

  “此外,砂隐失去了一尾守鹤——风影救回的女儿,数日之前正是一尾的人柱力,现在人柱力失去了尾兽。”

  “……”

  对于羽生来说,这是一个比风影之死还要关键、还要标志性的事件。

  “我有点糊涂了,今年到底是哪一年?”

  这问题尤其显得老年痴呆,但是自来也发现羽生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还挺认真的,于是只能很无奈的答道,“是木叶建立的第五十八年。”

  “……”

  羽生更郁闷了。

  合着我活了一辈子,干了这么多事情……那些事件照常发生了且不论……为什么它还提前了?不该延后很久吗?

  真就该在木叶六十三年发生的事情,在木叶五十八年发生了?

  合着我活了一辈子,对世界的发展起的全是“反作用”呗?

  羽生陷入了深深地自我怀疑。

  同时也发现了这样一个真理。

  有些人活蹦乱跳了一辈子,看似干了不少的事情,自我标榜的价值挺高,好像厘清了世界纷乱的线头,将一切返本溯源、令其走上正规,但那也仅仅是“自我认知”而已。

  他实际起到的作用,只用三个字就能概括:

  搅屎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alga.org。萨拉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alg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