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外邪入侵的病原病理_木叶之影流
萨拉小说网 > 木叶之影流 > 第七十二章 外邪入侵的病原病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二章 外邪入侵的病原病理

  “就我对自己血缘方面的了解来说,我个人、逝去的双亲已经更上面的先祖,都是那种很普通的普通人,所以在体质上我绝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既没有阴到红眼病的程度也没有阳到浑身长草的程度,我自幼以来的经历也是如此普通……唯一能够让我从普通变到有些特殊的节点,也就只能是与二代目火影的相遇了。”

  羽生能够肯定,他跟姓大的和姓六的没有半点关系。

  “当时我非但承受了二代目的忍术,更重要的是那个时候我手里还拿着云隐的特殊忍具,二代火影的水断波在击破那些忍具的时候,导致了它们的残片侵入了我的体内……根据我事后了解到的一些知识,据说云隐叛忍金角银角所持有的忍具是传说中的忍界始祖六道仙人所制造的。

  尽管那样的传说虚无缥缈,听起来像是无稽之谈,但假如真的是那样的话,说不定我现在身体的变化就是受到了那样的影响。”想了想之后,羽生还是决定把自己的猜测说给甲贺听一听,听到了对方对他现在情况的描述之后,羽生越发觉得他的这种猜测是有着相应的可能性的了。

  尽管在他的话里用了相当怀疑的基调在说金角银角的忍具是传承自传说中的六道仙人这件事,但这只是在表达一种“正常”的态度而已……因为六道仙人的事情已经太过久远了,尽管忍界之中依然有他的名字,但大部分忍者都把他当做神话人物来理解,而不是真正的忍宗开创者。

  可实际上羽生却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传说,而是事实——金角银角手里的那几件武器,非但有着巨大的威力,甚至能施展极为特殊的封印之术,它们确实是六道仙人制造出来的。

  所以羽生怀疑自己当初并不只是遭到了二代火影水遁忍术的侵入,同时还有来自六道遗物的交叉感染……鬼知道六道仙人制造和使用的特别忍具里,有没有留下他的查克拉?

  再想想他那两个儿子虽然早就死了,但留下的查克拉却一直在无数的时间里兴风作浪,对比一下,儿子尚且如此,仙人自身要是留下点查克拉的话那就更稀松平常了。

  “你接触过金角银角的忍具?”甲贺皱着眉头反问,如果事实却是如同羽生所讲的话,那他自己的出来的猜测就不是空穴来风了。

  “嗯,甚至是负距离接触。”羽生说道,他当时被那些打碎的残片糊了一身,简直比零距离接触还零距离接触。

  而从甲贺的反应看来,他所知道的事情似乎比一般忍者要多一些,起码他并没有直接斥责羽生的“异想天开”和“无稽之谈”……我身上出了点毛病,我觉得是神仙干的,正常忍者肯定会对这种说法笑掉大牙的。

  “也不太对,要知道你身上并没有第二种查克拉反应,过度增长的只是你自己的查克拉,如果把你刚刚说的作为诱因来理解的话,那是可以的,然而它并不是问题本身。”甲贺思考了一会,然后又这么说道。他能肯定羽生身上只有他自己的查克拉,除此之外并没有第二种,更不存在被其他查克拉依附的现象。

  “甲贺医生,对我的说法你不觉得疑惑……你真的认为六道仙人是实际存在过的人物吗?”见对方如此淡定的态度,羽生最终还是忍不住的这么问道……某种程度上,他觉得这件事比现在他的病情更值得关注。

  “我觉得应该是存在的吧,只是他存在的年代太过久远了而已。”甲贺笑着说道,不知道这是他真在的态度还是仅仅在开玩笑。

  “既然你这么想的话,那甲贺医生……我这么说吧,你听说过狂犬病么,就是有很长潜伏期、一旦爆发就致命的那种狂犬病。”

  “……”

  甲贺一时间都愣住了,他脑筋使劲的转了几圈之后才想明白了羽生话里意思……真的,他还是第一次听人把六道仙人形容的这么清新脱俗的。

  然而,以事实来说羽生对六道仙人的态度已经足够友善了。嗯,尤其的友善。

  “你觉得那些忍具上携带的查克拉……假如真的会有那种查克拉的话……会潜伏在你体内?我觉得这种想法未免有些想太多了,坦白来说,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甲贺说道。

  例如四代夫妇将自身的查克拉留在了鸣人体内,虽说也没有被轻易发现,然而问题在于那是被特意封印和隐藏起来的查克拉,像羽生这样的,如果是单纯的偶然侵入的话,又没有被施加术式,怎么可能会被隐藏起来。

  “好吧,这时候以专家意见为准,我只不过是产生了一些猜测而已,那么说回问题本身,我身上的问题已经严重到了非解决不可的程度了么,如果到了那种程度的话,接下来又该怎么做。”

  “只是照目前的趋势发展下去的话会比较麻烦,可暂时还到没有严重到那种程度,所以针对你的问题,临时处方的话比较简单,那就是每天及时释放你身上的查克拉……在你的整体身体素质得到进一步的提升之前,不宜承受过多的查克拉。人的身体是一个脆弱的容器,如果承受过多的力量的话,那必然会产生裂痕的。”甲贺说道。

  “单单是释放查克拉的话,那很简单,我每天放几个爆水冲波就可以了,但按你的说法,如果频繁的释放查克拉的话,那我提取查克拉的频率也会跟着增加上来,长此以往那岂不是我的查克拉制造能力会进一步的增长?到最后不会适得其反么?”羽生觉得甲贺提出的解决方法太简单了点,听起来就像是在提醒他按时起夜上厕所一样。

  “问题总要一步一步的解决,相比于后来的隐忧,解决你现在的身体负担问题是摆在第一位的……而且我说的只是临时举措,过个几天我会拿出一个新方法的,我已经有思路了。”甲贺继续说道。

  把事情给说清楚了之后,他在提醒羽生不要太焦急,他毕竟不是那种管杀不管埋的人,而是那种会帮着患者逐步解决问题的医者,更何况羽生在他这边还算一个身份比较特殊的患者。

  羽生点了点头,明白,都听你的,你说了算。

  事实上不管甲贺的态度多么严肃,但对方只是从一个医生的角度上在看待问题的,反而身为当事人的羽生不需要他的安慰,因为他并不觉得自己身上的问题多么急迫,一来对方讲的身体和精神压力的问题,暂时他还没有感受到;二来则是因为对方讲的问题,目前而言是给羽生带来正面增益的东西,现在羽生享受的是查克拉快速增长带来的红利,至于以后可能面临的问题,那是以后的事情。

  而未来的情况,谁又说得准呢,那毕竟太遥远了,而对于忍者来说,能不能在下一次的战斗之中存活下来都是未知之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alga.org。萨拉小说网手机版:https://m.salga.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